從唯物辯證法三大規律視角看醫患糾紛防治工作
我要投稿 論文查重 來源:學報編輯部 時間:2019-02-20 瀏覽:
【字體:
摘  要:醫患糾紛已成為當下社會主要熱點問題,探討借鑒利用唯物辯證法思想來指導醫患糾紛防治工作,結合唯物辯證法三大規律,分析醫患糾紛現狀,旨在為緩和當前醫患矛盾,構建和諧醫患關系,推動醫患糾紛防治工作取得重大進展。
關 鍵 詞: 唯物辯證法三大規律;醫患糾紛;防治
作  者:張磊
單  位:安徽醫科大學
正  文: 近年來,醫患糾紛不僅數量急劇上升,而且矛盾逐步激化,暴力傷醫事件和“醫鬧”此起彼伏,造成了醫患關系十分緊張,“談醫色變”,醫患關系陷入惡性循環,成為急需解決的社會難題。這種中國式的醫患糾紛現狀的局面要想從根本上得以扭轉,需要國家、社會、醫方、患方用唯物辯證法的視角去正確理解和對待醫患糾紛,讓醫患糾紛的防治工作能夠得到理性的認識和整體得有效推進與進展。 1運用三大規律指導醫患糾紛防治工作 唯物辯證法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重要內容,對立統一、量變質變、否定之否定三大規律都是其基本的內容。而醫患糾紛的發生、演變和進展也都是有規律可尋的,需要我們在三大規律的指引下深入探究其防治工作,將有益于推動醫患糾紛在合理的軌道上行走。 1.1運用對立統一規律指導醫患糾紛防治工作 對立統一規律是唯物辯證法的實質和核心,它揭示了事物發展的源動力所在,是關于事物矛盾運動的規律,把握關鍵矛盾所在,需要我們正確面對醫療需求和醫療供給不平衡、患者期待和醫療效果不滿意、患方的非專業性和醫方的專業性不對等三對矛盾關系,探索有效的解決辦法。 1.1.1著力解決醫療需求和供給不平衡矛盾 事物的性質是由主要矛盾及矛盾的主要性質決定的,反應在醫療領域就是人民期盼的美好健康生活同醫療資源配置不平衡不充分之間的矛盾,政府在醫療衛生領域的投入遠遠是不能滿足現狀的,我國的人均千人床位數,及人均千人醫生數相對發達國家來說,還是比較低的。這就導致了醫生數量資源上的缺乏及患者“一床難求”的尷尬現狀,尤其在大型公立醫院,排不完的隊,真可謂人滿為患;而在一些衛生院或縣級醫院,卻又是另一種景象,就診人數少,甚至有的醫院、科室醫生比病人還多,“門可羅雀”現象也是時常可見。 基于此種情況,筆者認為,我們在解決醫患糾紛的的防治過程中,要在想問題辦事情的方法上抓住重點,集中解決供求不平衡的矛盾。首先,政府在資金和政策方面要對公立醫院有所傾斜,加大投入,并鼓勵社會辦醫,以此來增強醫院發展潛力,提高民營醫院數量增長,擴大社會總供給。其次,完善醫療保障體系建設,解決好異地就醫報銷政策,讓群眾看病真正實現:小病不出縣,大病不出省,緩解大城市“看病難“看病貴”情況,力爭讓60%的群眾可以在自己所在的城市解決看病問題,30%的群眾可以在自己所在的省解決看病問題,其余10%的群眾才有出省看病的需求,實現大部分省市、大部分縣區、絕大部分群眾解決醫療需求。再次,大力推行分級診療,醫師多點執業政策,讓優質的醫療資源得以下沉,讓群眾不出遠門也能享受到知名專家的診治,能夠在很大程度上緩解由于醫療需求和醫療供給不平衡的矛盾。 1.1.2著力提高患者醫療效果滿意度 當前社會下,隨著醫療衛生事業的不斷發展,一些高級的醫療設備和先進的醫療技術也得到了長足的發展,許多在很多年前被認為是不治之癥的疾病也被攻克了。由于個人身體狀況的差異,往往在治療效果上也是有所差異的,而在整個醫療服務的過程當中,每一環節能否得到妥善處理至關重要,如果處理的不恰當,患者就會感覺到就醫療滿意度和獲得感大大折扣,就會不滿意。 基于此種情況,筆者認為。我們要正確把握患者就醫的期望值,根據患者自身情況給以進行診療,做到針對不同患者的情況,給予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做到合理檢查、合理治療。第一,當患者期望值與醫療質量水平持平時,醫務人員可以根據患者實際情況,結合患者主要期望需求,給予對癥處理,改善其病情,緩解其疼痛,患者對于所接受的醫療行為就會感到滿意。第二,當患者期望值高于醫療質量水平時,醫務人員可以通過耐心的傾聽和積極認真的溝通,從主觀和客觀方面引導病人對疾病的認知,適當降低患者的期望值,消除不合理成分,讓患者的期望更加理性,情緒更加平穩,讓醫務人員在逐步引導的過程當中起主要作用。第三、當患者期望值低于醫療質量水平時,醫務人員所做出的醫療診斷及檢查用藥方案會使得患者感覺到相當滿意,無形中提高了醫務人員的良好形象。 1.1.3著力提高醫患信任度,減少專業認知誤差 在醫患糾紛的防治過程中,對于醫生和患者來說,他們本身就存在著既對立又統一的矛盾,如果沒有醫生,那么患者的健康就沒有保障,如果沒有患者,那么也就沒有醫生存在的意義,在與疾病作斗爭的過程當中,兩者又是互相合作,互相統一的。 基于此種情況,筆者認為,在醫患糾紛的防治過程中,我們要敢于承認矛盾的普遍性,充分認識到醫患雙方是客觀存在的矛盾主體,堅持全面的觀點看問題。一方面,要充分認識到兩者在醫學領域專業知識的差異性,醫務人員在學生時期,就已經在醫學院校接受了長達五至八年的正規學習教育,畢業工作后,又經過長達三至五年的規范化培訓及進修深造學習,可以說,學習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無論是醫學理論知識還是醫學專業技術知識,都掌握的非常牢靠和扎實;而絕大多數患者沒有經過相關專業的學習和培訓,對于醫學知識的了解客觀上是比較少的,在這方面,我們得敢于承認和認可兩者存在的客觀矛盾。另一方面,充分減少兩者在專業性領域的差異性,在醫療過程當中,醫務人員可以在與患者就行溝通的時候,盡可能的采用非醫學專業術語進行闡述,把難懂深奧的醫學知識通過形象生動的比喻形式傳遞給患者,讓患者聽的簡單明了,能夠做到按照醫務人員的要求積極配合治療,減少因為溝通不暢而引起的理解誤差。 1.2運用量變質變規律指導醫患糾紛防治工作 量變質變規律表明,事物的發展是在由量變到質變、又由質變到量變的無限交替過程中實現的。質量在不斷發展的過程中實現互變。要讓醫患不和諧因素在一定程度的范圍內,防治醫療糾紛事態擴大化、嚴重化,深刻認識“過”和“不及”的危害,堅持適度原則。 1.2.1注重醫療指標數據統計分析 事物在數量的增加或減少的變化反映的是事物的量變,而事物根本性質的變化反映的是事物的質變。做好數據量的統計分析,準確把握質的突變。 基于此種情況,筆者認為,要做好以下環節的數據統計和分析。一方面:做好門診相關數據的統計分析,從患者進入醫院就診開始,在每一個就診環節所花費的時間和金錢都要有個詳細的數據統計,積極做好分診導診工作,最好能精確到就診時間在一個小時內,緩解患者就診緊張煩躁情緒。做好門診量的統計工作,在患者就診高峰期,增加收費、檢查、就診窗口,做到改善和簡化就醫流程,切實減少“三長一短”現象的發生。另一方面:做好住院相關數據的統計分析,開展合理檢查、合理用藥、合理治療、合理收費醫療服務工作,增強患者就醫獲得感,讓患者用最少的錢享受到醫院優質高效合理價位的醫療服務,只有不斷改進醫療服務工作,讓有關指標不超過量的臨界點,不發生質變,有效防治醫患糾紛。 1.2.2把握適度原則 事物的質于量相統一、相結合的關鍵點就是度,是質與量在轉換互變中的量的限度。 基于此種情況,筆者認為,要把握好以下幾個環節的“度”,嚴防質變的形成。第一、嚴抓醫療質量與醫療安全管理,在每個醫患糾紛的背后,總是可以找到原因,要消除隱患,必須得從每一個環節上著手,把醫患糾紛消除在萌芽當中。從患者入院信息登記開始,包括患者的身份證、醫保卡等基本信息登記,到患者的化驗項目及檢查部位、用藥用法等等都要遵循“三查七對”原則,確保每一個環節都不出錯,再到每一次查房、每一次輸液、每一次書寫病歷、每一次會診、每一次手術、每一次換藥、每一次談話、每一次回訪等等都要嚴格遵循醫院規章制度,做到及時發現處理醫患糾紛苗頭,及時有效處理每一個醫療安全隱患,讓危情在“度”的范圍內,不發生質變。第二、減輕醫務人員過度工作壓力。由于醫療行業直接關乎人的生命健康安全,每天他們都在于疾病做斗爭,把一個個病人從死亡線上拉回來,他們的工作時間是全天候隨時待命的,除了要上門診、查房、做手術、寫病歷、會診、還要從事相關領域的科學研究、實習生帶教工作,醫教研工作三者集于一身,壓力巨大。近年來,醫務人員猝死在工作崗位上的事件頻頻報道,這種突破了身體心理極限的“度”的邊緣,直接導致了優秀的醫務人員過度勞累而死亡。我們要從體制機制上破解防止醫務人員過度勞累的辦法,大力推行分級診療,推行門診預約限號,減少勞動強度,推行病歷電子化,鼓勵醫務人員帶薪休假,及時疏導醫務人員心理壓力,嚴防心理疾病發生。讓醫務人員的身體和心理處在一個合理的勞動區間,避免壓力過大,過度勞累,堅持“適度原則”,嚴防身心健康損害。 1.3運用否定之否定規律指導醫患糾紛防治工作 否定之否定規律說明事物的發展不是一帆風順,呈直線型上升的趨勢,而是事物通過不斷的自我“否定”去除阻礙發展的不合理因素,保留合理因素。要求我們在處理醫患糾紛時,把握事物的發展規律,在“揚棄”中推動醫患糾紛防治工作的進展。 1.3.1肯定階段 從建國初期到上世紀70年代初,在社會主義建設和發展初期,國家的醫療發展方針是預防為主,在建國初期的三十年里,廣大人民群眾信任、尊敬、愛戴醫務人員,視他們為護衛健康的守護神。不斷鉆研醫術,救死扶傷、尊重患者也在醫療行業中的到廣泛的認可與實踐,真正做到了醫患心連心,得到了社會、醫方和患方的高度評價和贊揚。 1.3.2否定階段 改革開放以來至20世紀90年代,醫療衛生體制進行了改革,一些城鎮和農村開始了個體承包和個體開業行醫等新式,追求經濟效益和工作效率,到了1992年,隨著經濟體制改革的進一步深入,公立醫院也引入了競爭機制,由于在改革中過度強調了市場化經營,對醫療衛生行業的特殊性認識不足,使得政府的宏觀調控責任在醫療行業的缺失,監管力度缺乏,相關配套政策落實不到位,各大醫療衛生機構追逐經濟利益,醫療機構公益性日趨降低,“看病貴”“看病難”,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現象屢屢出現,群眾怨聲載道,醫患關系日益緊張,醫療糾紛不斷上升,矛盾日益激化,暴力傷醫也是頻頻發生,良好的基礎被徹底否定了。 1.3.3否定之否定階段 隨著對醫患糾紛認知深度的把握,政府已大力推行醫療領域的供給側結構性改變,不斷擴大醫療保險的覆蓋面和提高保險的報銷比例,推行大病醫保和大病救助政策,大力推行分級診療,引導供求趨于平衡,實行藥品零差價銷售,降低大型儀器的檢查費,種種讓利于民的政策正在不斷得到落實。醫院在追求效益的同時,也在接受國家和社會的監督,不斷深化醫院體制機制改革,不斷提升醫療質量和醫療安全,嚴格做到行業“九不準”規范,廉潔行醫,大多數醫院也專門設立醫患糾紛辦公室,專門解決醫患糾紛和矛盾,患者的醫學常識也在不斷增加,盲目就醫現象也在減少,教前兩種階段已經有了一個質的飛躍,還在不斷完善。 1.4小結 三大規律,為有效認識和解決醫患糾紛提供了思想武器,我們已經不再一味的恐懼和擔心醫患糾紛的發生,而是辯證的看待它的缺點和優點,有助于總結社會、醫方、患方三方在醫療糾紛防治中的經驗和不足,堅持用矛盾的觀點觀察和分析問題,堅持適“度”原則,堅持把醫患糾紛的防治工作看成是前進行與曲折性的統一。對醫患糾紛狀況有更加充分而準確的認識,相信在醫患糾紛防治的道路上,一定會越走越好,越走越遠。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論文檢測】 【返回首頁】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昭通移动卡号码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