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李賀在中晚唐詩風演變中的作用
我要投稿 論文查重 來源:學報編輯部 時間:2018-12-19 瀏覽:
【字體:
摘  要:文藝是社會生活的直接反映,唐詩的詩風演變隨社會的變遷而歷經不同的階段。李賀的人生遭遇與時代的變遷緊密相連,其創作在形式、風格、內容及基調上都與前代不同,為中國古典詩歌開辟了新的境界,對后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關 鍵 詞: 唐詩;李賀;詩風演變;作用
作  者:張靜
單  位:鞍山市信息工程學校語文教研室
正  文: 李賀(790-816)是中晚唐時期的一位浪漫主義詩人,字長吉,祖籍隴西,生于福昌之昌谷,因此后人又稱為李昌谷,有“詩鬼”之譽,與李白、李商隱并稱為“唐代三李”。李賀詩詞創作受到楚辭、古樂府、李杜、韓愈等多方面的影響,自己又歷經長期的熔鑄與苦吟,形成非常獨特的藝術風格。李賀詩想象豐富奇特,語言瑰麗奇峭,在樂府詩的繼承和創新方面作出了杰出貢獻。 李賀在世時間只有短短27年,遺留在世的作品也僅有兩百多篇。但他的影響卻是廣泛而深遠。晚唐的李商隱、溫庭筠的古詩,就是走李賀所開拓的道路。宋明時期的詩壇也都受到李賀詩的影響。李商隱曾評價說:不獨地上少,即天上也不多。吳汝綸《跋李長吉詩評注》中道:昌谷詩上繼杜韓,下開玉奚。雄深俊偉包有萬象,其規模意度,卓然為一大家。可以說,李賀是中唐到晚唐詩風轉變的關鍵人物,他開啟了晚唐詩歌中遲暮黃昏的夢幻情調,他所偏重的懷才不遇和感傷題材成為晚唐詩詞中的普遍主題。 文藝反映社會生活直接而迅速。唐詩的發展也隨著社會經濟政治的變遷而歷經了不同的階段。初唐“四杰”突破了官體詩的狹小天地,擴大了詩的表現范圍;盛唐時期,詩歌走向社會,開始全方位表現生活,注重表現新的體驗,境界闊大,社會政治是詩歌普遍的主題,洋溢著昂揚奮發的情感基調。到了中晚唐,“安史之亂”使國力衰敗,隨之唐詩的發展也發生巨大的轉變,題材反映的多是濟世救時的思想和憂國憂民的意識,而詩歌的風格也由熱情奔放變為冷落寂寞、抑郁感傷。這其中,李賀的作品風格尤為突出。 李賀生在中唐時期,少年時就受到韓愈賞識。而韓愈、孟郊的追求新異的詩風也對李賀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在李賀的身上,我們能看到中唐詩人自身的困頓與遭遇。李賀一生經歷坎坷,命途多舛。其自述家境時曾說:我在山上舍,一畝嵩破田;夜雨叫租吏,舂聲暗交關。(《送韋仁實兄弟入關》),描述其家境貧寒,狀極凄涼。少年時早已詩名遠播的李賀,在唐憲宗元和五年,因被妒才不得不憤離院試,這一次經歷又深深打擊了他。隨后妻子病逝,李賀憂郁病篤。元和十一年,李賀又因北方藩鎮割據囂張跋扈,其所倚靠的節度使告病還鄉而無路可走,回家苦撐,于二十七歲那年病卒。縱觀李賀的一生,心中縱然充滿了報國為民的政治理想,但冷酷現實卻接踵而來,一生的不得志,讓他的心頭充滿悲涼。個人生活的不如意,使他創作了一系列反映現實,鞭撻黑暗的詩篇。浪漫的理想與困頓的現實之間的沖突,使他心中充滿憂郁。人生短促,光陰易逝;懷才不遇,壯志難酬組成李賀詩歌的主旋律。在《春坊正字劍子歌》中,李賀寫道:先輩匣中三尺水,曾入吳譚斬龍子;……直是荊軻一片心,莫教照見春坊字。傳達了詩人希望為國解憂,為人赴難,盼望著能再有一試鋒芒的時刻。然而卻長時間地被閑置不用而感到委屈與羞愧之情。《感諷》中的詩句“長安夜半秋,風前幾人老”二句描寫由青春年少而至衰老,本是自然規律,卻由秋風秋雨而使人憂傷,借此來表現一種生之困惑。李賀雖然被譽為“鬼才”,卻不是天生就有一種變態的心理和魅幻的意識,只是因為其所處的社會環境和政治生態不容他瀟灑快活,加上前途兇險無望,才養成其獨特的憂郁氣質,表露醉心于吟詠失意的感傷以及對于幻美的追求。 于李賀詩中,我們能看到朝氣蓬勃、志向遠大的盛唐人的漸行漸遠,也能讀出晚唐人近于悲哀的絕望,李賀的作品有著凄惻與幽冷的基調,體現著失望和希望的交織,而這種憂愁、凄惻的氣象正與時代的大背景相吻合,體現了時代對詩人的深遠影響。李賀一方面從前人的創作中汲取營養,另一方面又在詩壇的喧囂過后,開始冷靜的思索,并有所摒棄,有所創新。對社會、對生活、對人性進行更加細致入微的觀察與體會,更加深入去挖掘與開拓,其詩在體裁、形式、風格及手法上又比前代多了更多的變化。 李賀的詩歌題材有四:一是借古諷今;二是發憤抒情;三是神仙鬼魅;四是詠物其他。其反映的社會生活相當廣闊。這里既有揭露統治階級剝削壓迫的,也有反映權貴驕奢淫逸,禍國殃民的,又有不滿官宦生活,不甘沉淪的,更有對鬼魅世界的可怕描述。李賀的詩中“鬼氣”盛大,或許是因為見多了世道的艱險,李賀常常用一種詭譎的眼光去看待世界,并將之宣于筆下,體現了他人生中的迷茫痛苦。在他的詩里,五彩繽紛的世界里充斥著過早到來的遲暮之感,夾雜著人生寥落的悲哀。他的詩,想象怪奇而豐富,意象色彩斑斕,而且組合密集。在這個詩派里,他的詩有著特別鮮明的風格特征。與寫實、言志不同,李賀是主情的詩人,這個于亂世中家道衰落,科場受挫的王室之后,自然有著常人難以比擬的幽怨與感傷。值得一提的是,李賀把憤懣激越的思想感情熔鑄到自己的創作中,形成了“長吉體”詩風,熔鑄詞彩,馳騁想象,善于運用神話傳說,語言新奇瑰麗。其冷艷、怪麗的浪漫風格在中國詩歌史上獨樹一幟,為中國古典詩歌開辟了一種新的境界,對晚唐的詩歌產生了直接的影響。 歸結起來,盛唐詩風奔放豪邁,氣象博大;中唐詩風冷落寂寞,境界出新;晚唐詩風抑郁感傷,救國憂心。盛唐、中唐、晚唐的詩風會有如此變化,一方面與當時的社會背景息息相關,一方面也與詩人的人生境遇緊密相連。 晚唐社會混亂,政局動蕩不安,“甘露之變”使大唐走向沒落的邊緣。在國家即將衰敗的歷史背景之下,詩人全身遠禍的心態占據主流,表現社會生活,針砭時弊的文章猝然減少,對個人精神世界的挖掘和內在情感的玩味成為晚唐詩歌的新風尚。詩歌一方面追求奇艷清麗,一方面表現一種帶有濃郁色彩的感傷情緒,也因此,李賀契合了晚唐詩人的審美要求,其詩蔚然成風。由此晚唐形成感傷主義詩風,出現了諸如李商隱等頗受李賀影響的詩壇大家。歷經宋元明清一千多年的歷史,李賀的詩歌一直為詩人所效法摩擬,具有相當高的藝術價值,他豐富了我國詩歌浪漫主義的創造內容和方法,是中華文化的優秀遺產,李賀詩歌對中唐至晚唐詩風的轉變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在唐詩發展史中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 參考文獻: 1、《李賀詩歌在唐代的傳播》 王天覺 西安石油大學學報2008-04-23 2、《唐詩鑒賞辭典補編》 四川文藝出版社 1990年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論文檢測】 【返回首頁】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昭通移动卡号码选号 四川熊猫麻将苹果版 最新22选5开奖结果今天 极速6合平特一肖计划 安徽波克麻将房卡 最新李逵劈鱼 打牌老是输是什么原因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19210 体彩新玩法e球彩 管家婆平特一肖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英超联赛积分 广西友玩棋牌官方网站 安徽快3时时彩 澳门论坛841995 四人游戏麻将无网免费 官方上海11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