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日本SF小說文化負載詞翻譯初探 ——以《來自新世界》為例
我要投稿 論文查重 來源:學報編輯部 時間:2018-12-25 瀏覽:
【字體:
摘  要:隨著大量優秀作品的出現,現代日本SF小說翻譯熱再度興起,譯者如何把握譯文的文學性、科學性、通俗性再度成為焦點。本文以貴志祐介的《來自新世界》為例,從地名與人名、宗教用語、作者自創新詞三方面來探討日本科學小說文化負載詞的翻譯要領。
關 鍵 詞:現代日本SF小說文化負載詞翻譯來自新世界
作  者:梁云思
單  位:云南師范大學
正  文: 引言 明治時期,日本最初的SF小說興起受到歐美SF小說傳入的影響。在一戰后,隨著美國SF熱的興起,SF小說作為一種小說亞種得到日本民眾認可。二戰后,在美國文化的影響下,SF小說在日本的土壤上扎根,有了星新一、小松左京等本土作家。從六十年代開始SF題材開始被制作成動畫片,該類型動畫片在八十年代迎來黃金時期,代表作如:宮崎駿的《風の谷のナウシカ》(《風之谷》)等。八十年代后半葉開始,產出了大量長篇,但泡沫經濟破滅產生的沖擊波也給SF小說帶來了寒冬期。而森見登美彥、貴志祐介、伊藤計劃等優秀作家的依次登場,又使日本SF小說界逐漸出現新的熱潮。 一、 郭建中的SF小說翻譯理論 郭建中教授在《科普與科幻翻譯:理論、技巧與實踐》一書中強調了科學小說翻譯的要求與標準,并通過實例來談了翻譯技巧。他指出文學性、科學性、通俗性是SF小說的特征,也是翻譯的標準。SF小說首先是一種文學樣式,因此其“文學性”最為顯著。其情景、故事情節、人物外形與心理,以及人物對話的翻譯都與其他文學作品翻譯有共通之處。“科學性”是其最大的特點,以現有的科學知識為基礎,預測并描述科學發展及未來社會變化的方向。優秀的SF小說注重嚴密的邏輯,準確的科學理論及精確的技術描寫。如果譯者欠缺相關的科學知識,不但不能將其譯好,甚至不能譯對。“通俗性”強調SF小說必須易于讀者理解。一些SF小說作者在情節構思、語言組織上確實有自己的特點,而譯者需要做的是使譯出來的譯文易于被讀者閱讀和感知。 郭教授在以上三點翻譯標準基礎上,又重新解說了直譯、意譯、歸化與異化。直譯是在目的語允許的范圍內用原語的表現形式來表達原文的意思。意譯則是依照目的語的語言規范,不拘泥于原語的表現形式,再現原文意思。異化是翻譯注重保持原語的文化觀與價值觀,突出表現為保持原語的修辭手法、形象、民族特色等要素。而同化則是將以上要素用原有的目的語進行置換,將語言與文化,形式與內容進行分離加工。 二、《來自新世界》簡介 《來自新世界》是貴志祐介于2008年創作的長篇SF小說。該小說獲得2008年第29界日本SF大獎,其改編同名動畫于2012年9月上映。貴志祐介表示,希望讀者認識到文中的“新世界”并未設定為我們所生活社會的平行世界,而是與之相鄰的世界,是我們的社會發展后的世界。小說是主人公渡邊早季寫給一千年后子孫的信,同時也是寫給作為其祖先的我們的信息。 該小說融入了很多冒險小說與青春小說的要素,在多重伏筆之后證實“化鼠”為人類的變種這一事實的故事情節設定也是貴志祐介擅長的推理手法。除了驚悚不斷的故事情節外,還對未來社會持續破壞自然環境所引發的一系列問題進行了一番探討和思辨。通過對作品中孩子們的描寫,也披露了日本當今的某些教育問題。主人公最終獲勝的結局也給讀者以宿命是可以通過不懈努力去戰勝的啟示。 小說通篇以第一人稱的獨白以及人物間的會話為主,同時還穿插著長篇的科學解說。在用語方面,使用了很多社會學、文化人類學、動物行動學、宗教等領域的專業術語。以下就地名與人名、宗教用語、作者自創新詞三方面來談其文化負載詞的翻譯方法。 三、《來自新世界》文化負載詞翻譯 (一)地名與人名 在日語當中很數的地名與人名都是漢字,看似給譯者帶來了很大便利,實為翻譯難點之一。因為人名及地名與原語文化水乳交融,如果僅僅把日語漢字譯為漢語漢字則有可能使得隱含的文化底蘊散失。如小說中渡邊早季的家鄉筑波山及利根川這一帶與他們尋找大規模破壞性兵器的目的地東京之間的距離感,即主人公所走路途的遙遠與艱險對于中國讀者來說,很難直接從原文的文字描述來獲取。這種情況就需要譯者在將地名譯為漢語漢字后,對其增加注釋進行適當的補充說明。 當同一個漢字在日本人的名字當中出現,既可以音讀(古代中國音),也可以訓讀(日本音),還可能是作者自創的讀音。在譯人物姓名時候,譯者需要先對漢字讀音進行確認再進行翻譯,必要時可以添加適當注釋。 對于日漢非通用的漢字,可以采用拆分漢字或是借用形近字的方法進行翻譯。漢字與假名混用的地名與人名,可以借鑒名家譯法,靈活使用音譯、意譯等翻譯方法。 需要指出的是小說中的地名與人名較多,譯者需要從小說整體著眼,使注釋長度與頻度適宜。牢記注釋的目的是更好地全方位再現原文,以易于讀者閱讀與理解,而不是喧賓奪主,影響讀者欣賞小說。 (二)宗教用語 在小說中包含了很多的宗教用語,比如小說中出現多次“業”及關于“業”的表達,如“業魔”、“業の種”、“業の苗床”、“業を積み重ねる”。日語“業”在《新世紀日漢雙解詞典》中的解釋為:⑴ [來自梵文]由身體、言語、思想引發的人類的活動、行為。廣泛見于印度思想中,認為行為必然帶來其結果,而且現在的事態必定源于過去的行為。⑵人所承擔的命運、制約,主要指厄運。漢語“業(業)”在《現代漢語大詞典》里的解釋⑻為:佛教語。梵文karman(羯磨)的意譯。佛教稱業由身、口、意三處發動,分別叫做身業、口業、意業。業分善、不善、非善非不善三種,一般偏指惡業,孽。它決定在六道中的生死輪回。日語及漢語的“業”都來自梵文,但經過漫長的演化,彼此產生了微妙的差異。 日常生活中,現代日語的“業”多指由行為產生的罪惡,或是明知不合理卻由于天意而不得不去做的意思。現代漢語的“業(業)”多指由前世或過去的行為產生的報應,多用于“業障”、“業報”。譯者需要權衡直接譯為“業”加注釋,還是譯為“業障”或“業報”。 在小說當中,渡邊早季用要言秘語發揮魔力,以及他所經歷的“通過儀式”與密教的受戒儀式極為相似。由此可以推斷作者所設定千年之后新世界里的佛教極有可能以日本的真言密教為原型,而真言密教有很多大不同于其他佛教教派的特殊教義。筆者認為熟讀日語原文,構建正確的宗教關系認知,熟知各教派分支的異同,準確解構作者在小說中構建的宗教世界,是譯者正確翻譯宗教用語的前提。 在日語與漢語當中有很多形同意似的表達,如果僅僅將日語漢字翻譯為對應的漢語漢字,則將產生誤解原文文化含義的危險,譯者需要對如上的形同意似表達多加留意,認真查閱相關典籍,準確定位原文本意,再選擇意譯還是直譯加注釋的方法。 (三)作者自創新詞 小說當中還有很多作者自己創造的新詞語,如:“化けネズミ”、“不浄貓”、“風船犬”等,以下以出現頻率最多的“化けネズミ”為例探討其翻譯方法。 首先來看在小說當中,渡邊早季與其同學覺關于“化けネズミ”是否是人類的如下討論。“化けネズミの先祖と思われるハダデバネズミの學名はHeterocephalusglaberという。Heterocephalusはギリシャ語で異なった頭、glaberは禿頭という意味である。”“人間の學名は Homo Sapiens で、同じ(homo)と異なる(Hetero)ってちょうど逆の意味。”“古代の文書が化けネズミの學名を提案ているのが、まるで、その二つを組み合わせたみたいなHomocephalusglaberなのである。”“和名を化けネズミとすることについての提案書が‘化け鼠’の‘化’という文字の成り立ちに言及している。その出典が古代の漢和辭典で‘人と、そのひっくりかえったさまとにより、人が形を変える、ひいて‘かわる’意を表す’。” 由此可知,作者使用漢字“化”的原因是它由“亻”及“匕”兩部分構成,“亻”象征人站立的姿勢,“匕”象征人彎腰的姿勢或者是人的尸體,用此字暗指人的形態變化,造詞“化けネズミ”。如果簡單的將其翻譯為“鼠妖”、“鼠怪”、“妖鼠”等則與作者原意存在出入,故筆譯覺得宜將“化けネズミ”翻譯為“化鼠”,這樣保持了日語原文的隱喻效果,同時也能滿足漢語表達習慣。 筆者認為在翻譯作者自創新詞的時候不能僅靠自身經驗、字典•詞典的生硬解釋進行模糊化翻譯。一定要斟酌其后的文化隱喻與象征意義,對其進行準確把握,注重在目的語中自然地再現原語所傳達的深層含義。 四、結語 在翻譯現代日本SF小說文化負載詞時應以體現其文學性、科學性及通俗性為原則。本文從地名與人名、宗教用語、作者自創新詞三方面探討了《來自新世界》文化負載詞的翻譯方法。譯者在翻譯文化負載詞的時候需要有深刻的文化差異意識,理性解構小說全文。對于地名與人名翻譯應適當加注,并把握好注釋的長度與頻度;對與漢語形同意似的表達須細致嚴謹地分析其所扎根的文化土壤結構,準確定性后進行翻譯;對于作者自創新詞,應先理解其構詞原理,挖掘出深層隱喻意義或象征意義后再進行翻譯。 參考文獻 1、 郭建中.科普與科幻翻譯:理論、技巧與實踐[M].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2004 2、 姚利芬.日本科幻小說在中國的譯介(1975—2016年)[J]. 中國比較文學,2017,07 3、 郭建中. 科普翻譯的標準和譯者的修養[J]. 中國翻譯,2007,06 4、 王溱琪.文化負載詞翻譯方法淺議[J].長江大學學報(社科版),2014,01 5、 劉頌.“暮光之城”系列小說文化負載詞的翻譯策略研究 [J].安徽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15,06 6、 邴照宇.現代西方奇幻文學架構下文化負載詞的翻譯研究——以《魔戒》系列原著翻譯為例[J].湖北廣播電視大學學報,2016,06 An Analysis of translation methods for culture-loaded words in modern Japanese SF novels ----Taking Takashi Yusuke's "新世界より" as an example Liang Yunsi AbstractWith the emergence of a large number of excellent works, the translation fever of modern Japanese SF novels is rising again. How to reproduce the literal, scientific and popularity of translation is the focus. Taking Takashi Yusuke's "新世界より" as an example, this paper explores the translation methods of culture-loaded words in Japanese SF novels from three aspects: person names and location names, religious words and author's own new words. Key Wordsmodern Japanese SF novels 新世界より culture-loaded words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論文檢測】 【返回首頁】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昭通移动卡号码选号 长春麻将技巧 不需要网络的捕鱼游戏 武汉赖子麻将官网 万炮捕鱼平台 永利正规棋牌 广西快3和值走势图 月入上万的网络赚钱 北京11选5投注网站 开个网络棋牌多少钱? 福建11选5任一 三分彩先 北京赛车预测软件 二分彩计划研究图 北京快中彩 福彩开奖号码结果 辽宁体彩11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