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麥爾維爾《白鯨》的殖民意識
我要投稿 論文查重 來源:學報編輯部 時間:2019-01-24 瀏覽:
【字體:
摘  要:美國小說家赫爾曼•麥爾維爾于1851年發表了一部捕鯨題材長篇小說《白鯨》。在經歷了被當時代漠視、湮沒到其文學、社會價值逐漸被發掘、重視的命運后,人們逐漸意識到《白鯨》中所蘊含的多維主題以及具有叩問時代意識的哲思對當今人類社會具有深刻的啟示意味。本文
關 鍵 詞:《白鯨》; 赫爾曼•麥爾維爾; 殖民意識
作  者:孫琪祺
單  位:東北師范大學文學院
正  文: Theory of Melville's "Moby-Dick" colonial consciousness ABSTRACT Herman Melville, American novelist, published Moby dick in 1851. After being ignored by the times, lost to its literature, social value is gradually explored and valued, people gradually realize that Moby dick contains multi-dimensional theme and philosophical thinking with inquiry 2consciousness of the times has profound implications for today's human society. This paper aims to express the colonial consciousness and the thought of ocean hegemony, hoping to lay a foundation for Melville's research. Key words: Moby Dick; Herman Melville; colonial awareness 殖民意識是一種意識形態,在小說中殖民意識主要是通過小說主人公亞哈船長帶領的“裴廓德”號對于白鯨的掠奪和占有、亞哈船長對于船員們的身體上的壓榨和精神上的奴役以及貫穿小說始末的一個問題,即白鯨的歸屬問題來體現。 一、 亞哈與白鯨的對抗關系 《白鯨》中一條比較明晰的主線,即亞哈與白鯨莫比•迪克之間的尖銳且不可調和的對抗關系,而與其說是雙方互相地對抗,不如說是亞哈個人單方面想象出來的矛盾對抗關系,亞哈在經歷了被白鯨咬斷一條腿的厄運之后,在潛意識里不斷強化對白鯨的憎恨以至于無法消解,對這個“無邊無際的海洋之王” 產生了偏執的復仇欲。 對于亞哈與白鯨之間的對抗關系,學界中很多學者都從不同的視角來闡釋。如有學者認為亞哈代表了早期資本主義生產關系中的主體,他是一個兼具早期資本家的貪婪和具有理想主義色彩的人物形象。而白鯨的形象則是象征了當時資本主義生產帶來的巨大的利潤同時所伴隨的新的社會矛盾。[1]亞哈對于白鯨的復仇行為,從表面上來看是一種偏執復仇愿望,實則隱藏著他施行海洋霸權主義的根本動機。亞哈在經歷過與白鯨殊死搏斗的遭遇后, “終于把它看成不但是他肉體上的宿敵,也是他的理智上、精神上的激憤的宿敵”(175),亞哈不斷將仇敵白鯨擬人化,并將一己悲憤轉換為集體憤恨,讓船員們把本以為荒唐的復仇行動逐漸轉換為正義行為。 亞哈眼前的白鯨已經成為一切惡念邪說、阻礙以及讓他感到困惑神秘的現象的具象。所以亞哈的復仇對象不僅僅是白鯨,而是白鯨所代表的是整個種族自古以來的一切的費解、憎恨和憤怒。而這種仇恨反映的也是美國中無數個亞哈們在進行殖民主義擴張、侵略時所必然遇到的困惑和矛盾,是殖民意識支配下的行為在現實世界的碰壁過程。 作者在描寫亞哈與白鯨之間的矛盾關系時也滲透出了殖民意識,小說中引用了大量的《圣經》中的原型人物和故事,作者將亞哈塑造成一位“不敬神卻又像神的人物”(69)的神秘人物,而白鯨則被賦予了超自然的力量和神秘色彩,白鯨的白色總是都讓人感到懼怕和敬畏。與這樣一只 “大海魔王”進行殊死搏斗,亞哈的復仇行為在無形中被賦予一種悲劇英雄的氣質,同時亞哈的復仇行動也具備一種美國人乃至整個西方民族最為突出的百折不撓的奮斗精神。在之后的美國文學的發展過程中,亞哈這一形象多次以不同身份出現,海明威的《老人與海》中的桑迪亞哥就是延續了這種亞哈式的美國精神并將其發揮到了極致,這種表現大海中的英雄精神已然成為美國文學中的母題。在這一悲劇英雄式的復仇征程中,亞哈儼然是一尊無所敬畏和懺悔之心的“冷面偶像”,這一形象的塑造不僅僅蘊含了一種殖民意識,同時也在某種程度上助長、預示了后來人類在大自然中近乎瘋狂的殖民行為。亞哈對鯨魚的捕殺已經完全超越了人類正常利用自然的目的,他的“病態式的”瘋狂復仇心理不僅僅是對自然的終極挑戰,也表現了他對人類自身的道德文明的強烈質疑。 二、 亞哈船長與船員們之間的奴役關系 小說中的殖民意識還體現在亞哈與船員們之間的關系中。亞哈帶領的“裴廓德”號相當于美國當時社會的一個縮影,船上凝聚了形形色色的船員們。而作為異教徒的亞哈無論是相貌還是性格都具有一種神奇的威懾力,“他的天性的深處似乎有一種近似故意要支配別人的病態心理”(91),也正是這種病態的支配心理成就了亞哈的“偉大”,讓人不敢接近、忤逆。 亞哈由于頭腦中根深蒂固的殖民意識對船員們進行奴役,同時被雇傭的一大半的非美國水手們頭腦中也潛藏著奴役性,如船員斯塔布夢到亞哈用鯨牙腿踢他,而他卻在反復思量后將這一具有侮辱性質的動作視為無上光榮的事情。 三、 鯨屬于誰? 《白鯨》中一個貫穿始終問題,即鯨的歸屬問題。在小說的第八十九章“有主鯨和無主鯨”中,麥爾維爾詳細闡述了鯨的歸屬問題,結論是,首先,海上的鯨魚分為有主鯨(將鯨栓住的一方的獵物)和無主鯨(誰先捉到即歸誰所有,且來路正當)兩類;其次,捕鯨人對捕到的鯨以及鯨身上所帶有的一切東西(包括之前捕鯨人遺留物)持所有權。關于鯨的歸屬問題經常會引起糾紛,而為處理糾紛所指定的《捕鯨法》也明確地說明了一件事,簡單來說就是誰有能力捕到鯨,鯨就屬于誰,無論運用何種手段,并且往往是“有了所有權就有全部的法律”(119)。 捕鯨人對鯨的獵捕和占有體現了19世紀的美國人強烈的殖民意識,在一個以資本和利潤為主推動力的歷史新起點,殖民擴張的力量勢不可擋,美國人對鯨乃至鯨所象征的大自然的征服和占有是19世紀乃至今后時代的一個主題,美國心理學家弗洛姆在其著作《占有還是生存》(1976)一書中提到了占有和生存的區別在于“愛活物”和“愛死物”兩種不同形式愛的區別。[2]有學者認為亞哈向白鯨復仇就是一種“愛死物”的表現,亞哈以一個殖民者的姿態將鯨視為占有物,并為所有船員捕殺鯨掃清了征服和占有者內心殘存的心理障礙,同時也讓那些本是為了攫取鯨油從而獲取利潤的船員們進行更為瘋狂、貪婪的屠殺和占有找到了充分的行動口實。 結 語 本文從“殖民意識”這一視角切入,統觀《白鯨》的構思和主題,對麥爾維爾具有時代反思和前瞻性的創作思維進行了初步探究。而對于《白鯨》中“亞哈與白鯨同歸于盡”的悲劇式結局,筆者認為這是作者對小說中殖民意識和海洋擴張的深刻反思。誠然,在一片喝彩聲的19世紀的美國,能夠具有這樣敏銳的視角和前瞻性的眼界是極其需要魄力和勇氣的。 參 考 文 獻 [1]董衡糞.美國文學簡史(上)[M].人民文學出版社,1978. [2] 費洛姆.占有還是生存[M].北京:世界圖書出版,2014. [3]鄭昭梅.新世紀以來中國的麥爾維爾研究[J].世界文學評論,2014(2). [4] 埃默里•埃利奧特著,朱通伯譯.哥倫比亞美國文學史[M].四川辭書出版社,1994. [5] (美)梅爾維爾(Melville•H )著,曹庸譯.白鯨[M].上海譯文出版社,1982.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論文檢測】 【返回首頁】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昭通移动卡号码选号 富贵乐园棋牌游戏官网 至尊棋牌怎么下载安 财神捕鱼官网手机版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记录 富贵棋牌娱乐 山东11选5分析 澳洲快乐8计划软件 福彩开奖视频 陕西11选5走势 手机麻将系统规律 六肖免费公开中特 捉鸡麻将技巧 网上赚钱赚钱 甘肃省快3走势图 湖南幸运赛车视频直播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app